一位22岁CEO的自述:我在泰尔企业家工厂到底学到了什么?

一位22岁CEO的自述:我在泰尔企业家工厂到底学到了什么?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2月16日报道(编译:饼饼

编者注:本文作者Jessi HempelBackchannel社论板块的负责人,她专职写作商业故事和技术文化。

泰尔奖学金(Thiel Fellowship)誉满天下,却又臭名昭著,它是年轻企业家竞相追逐的殊荣,也是对高等教育最不屑一顾的反抗。

彼得·泰尔支持才华横溢的年轻人辍学创业。今年,他和他的泰尔基金会共招募了29名泰尔研究员(Thiel Fellows),Jesse Leimgruber就是其中之一。Leimgruber才22岁,现任数字化营销工具公司NeoReach的首席执行官。2014年,他与兄弟、朋友们成立了这家公司,至今已筹集资金达350万美元。

下面让我们一起深入2016年版的泰尔企业家工厂,看看如此离经叛道的项目何以不同凡响。在泰尔看来,现在的大学教学质量低下,学费却只增不减。学生们在完成学业后负债累累,最终不得不花费好几年的时间来偿还债务。因此,他创设了泰尔奖学金,以资助那些科技奇才们勇敢地追寻自己的梦想。他希望在他们考虑进普林斯顿大学或哈佛大学之前,能先去硅谷闯一闯。时至今日,泰尔已建成了最负盛名的青年企业家团队。

2010年,泰尔就开始表现出他对高等教育的不满。他把目光放在青少年身上,希望能将他们从常春藤盟校的象牙塔中带出来,送到旧金山去。在旧金山科技会议上,泰尔宣布,他将拿出10万美元支助20位20岁以下的年轻人,让他们辍学前往旧金山海湾地区,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他想要汇集全球最活跃、最睿智、最敢为人先的年轻人,各展所长,突破硅谷现有的科技水平,再创硅谷神话,让太空漫步,桌面计算等成为可能。同时,他也想证明,大学教育是在做无用功,它让孩子们背上债务,又为他们提前规划好人生,最后让他们别无选择。在泰尔眼里,大学文凭一点含金量都没有。

一位22岁CEO的自述:我在泰尔企业家工厂到底学到了什么?

NeoReach CEO Jesse Leimgruber

在项目实施的第一年,泰尔研究员们是一个类似“大杂烩”的团体,有些人不曾有明确的项目,有些人成为了企业家,还有些人选择回到了学校。2011年,在第一批泰尔研究员中,有一位同学从14岁开始就在麻省理工学院学习,有一位同学19岁,正值神经科学博士在读的第四年,另外,还有六位同学直接来自高中。

6年过后,整个团队看起来已经迥然不同了。他们一部分人成为了企业家,大部分人成为了成功人士。他们中,有成立和出手了好几家公司的创始人,也有腰缠万贯的天使投资人。截至目前为止,他们共筹集资金达4.09亿美元,出口值达4000万美元。现在,他们大多数人已经20出头了,有些也大学毕业了。泰尔的初衷是为这些卓尔不群的年轻人提供自行思考并决定人生的空间和条件,但最后,团队却带给了他们更珍贵的东西,也即他们那个年龄段最缺乏的东西:一张人脉网。

泰尔研究员团队就好比是一个孩子版的青年总统组织,从过去到现在已形成一个123人的关系网络。这些孩子拿着泰尔奖学金,成为团队的一员,与泰尔扯上关系就如同打开了硅谷的大门(总统选举后就没那么顺利了)。更重要的是,团队内部成员可以互相帮助。Leimgruber表示,在他遇到任何棘手的事情时,泰尔研究员伙伴永远是他第一时间想要求助的人。

Leimgruber说,“这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团队,非同寻常,与VC比肩。如果你能与这团队中的三四个人交上朋友,那真是比投资人还要可贵。”

Leimgruber在奥兰多长大,爸爸是汽车店店主,妈妈是客户经理。他从小天赋异禀,10岁那年,他创办了第一个网站,15岁时又创建了一个电子商务网站。在高中时,Leimgruber与兄弟一起创办了一个小型的数字销售代理处。

到2012年,Leimgruber在斯坦福大学展示他第一堂计算机科学课时,他的业务收入已经达到了100万美元。他的一个顾问建议他放弃创办传统的代理处的想法,转而考虑构建数字营销的软件工具。他采纳了这个建议,于是和哥哥,还有一个朋友一起创办了NeoReach。他加入了一个学生加速器项目,缩减了课程学习。那一年,有个学长向他推荐了泰尔奖学金项目,但他不为所动,因为为了上大学,他付出了太多的努力,他不想放弃。

一位22岁CEO的自述:我在泰尔企业家工厂到底学到了什么?

Thiel Foundation的主席兼Thiel Capital的院长:Blake Masters

大二那年,Leimgruber与五个朋友同住在一个校园公寓里,大家都在创企工作,都在卖力地筹钱。Leimgruber表示,“这太疯狂了,我们在四家公司筹集到了数百万美元。”然后,为了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创企方面,他们一个个地都辍学了。其中一个舍友成为了泰尔研究员。2014年秋天,NeoReach的收入已经达到了100万美元,公司的管理难度增加,事业与学业之间的冲突加剧,要做到两者兼顾实在太难了,于是Leimgruber选择了休学。

Leimgruber 在旧金山工作了近一年后,他收到了一封来自泰尔基金会总裁Blake Masters的电子邮件。在信中,Masters邀请他参加一个在旧金山举行的为期两天的会议,时间是两周之后。Leimgruber想,这份邀请明显有点姗姗来迟了,但既然举办地点在旧金山,不用舟车劳顿,又何乐而不为呢?

1 2

转载请注明:安全主题 » 一位22岁CEO的自述:我在泰尔企业家工厂到底学到了什么?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